内外夹击之下 土耳其将往何处去

2018-08-15 19:28

6月大选;7月土耳其通胀飙升至15.85%的历史高位;7月24日里拉急挫;8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土耳其铝钢关税调高至20%和50%,里拉对美元汇率应声大跌18%……与其说眼下土耳其的金融危机是美国特朗普政府阻击的结果,不如说是土耳其国内、国外双重因素共同发难的“行动”。

执掌土耳其大权15年,埃尔多安的身份从土耳其总理变为总统,土耳其国家也从议会制改为总统制。凭借2002年至2013年持续11年近7%的经济年增长率,埃尔多安不仅创造了土耳其“经济奇迹”,把土耳其送入新兴市场国家之列,令土耳其人前所未有地接近“发达国家”,还因其在中东地区强硬、大胆的外交举措被《时代》周刊称为“中东之王”。然而,这一切繁荣却都建筑在里拉之上,一个已被无限超发的国家货币。

在今年6月,土耳其举行首次总统制后的大选时,土耳其经济的“三高”问题就已令各国经济人士震惊:高经常账户赤字(所谓经常账户赤字是指经常性收入账户的收入小于经常性支出账户的支出,也称基本性收入低于基本性支出),占GDP的6.5%;高外债占比,2018年一季度外债占GDP 的52.9%,5月土耳其外债达到1600亿美元,其中约75%来自欧洲国家;货膨胀率,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速连续11个月超过10%,6月飙升至15.39%,远超国际通行的3%的警戒线。如此危机之下,任何一个风吹草动都可能让土耳其经济限于危机之中。

眼下里拉的崩盘其实早就有迹可循。今年1月以来,就已开启“跌跌不休”模式,近8个月内已贬值41%,且仍在下挫。就在几天前,美国公司罕见发布“(里拉)崩盘预警”称,一旦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价贬值到7.1,土耳其所有银行的超额资本都将被侵蚀。同样未能幸免的还有土耳其的股市、债市。受里拉暴跌影响,土耳其银行股大跌,10年期国债收益率超过20%,一场典型的新兴市场金融危机已见轮廓。

可以说,从2002年至2017年,埃尔多安用了15年时间,让土耳其的人均收入从3119美元提升至10512美元,但仅用了不到8个月的时间,就让它们跌掉了一半。更令埃尔多安绝望的是,当他呼吁土耳其人将“藏在枕头下的、美元和黄金都换成里拉,共同抗击国内和民族战争”时,一名伊斯坦布尔的市民直言:“不能因为他(埃尔多安)一声呼吁就卖掉我的黄金和外币。”事实上,土耳其人不仅不愿“捐金救国”,不少人还为了省钱买美元而开始节约口粮。

从6月赢得“百年大选”胜利到8月国家经济面临崩盘,环绕埃尔多安10余年的光环似乎一瞬间失灵,而他喊了10多年的土耳其大国梦也瞬间飘散。

虽说土耳其眼下的国家危机源于内部,但若是外部推力没有如此及时“补刀”,埃尔多安或许还可借着经济惯性寻求转机。然而,这一切从2016月7月的未遂军事政变发生之刻起就已失去可能性。政变之后,土耳其政府指控已在美国流亡快20年的土耳其宗教人士法土拉·居伦为政变的幕后主谋,并以美国牧师安德鲁·布伦森涉及居伦运动为由,对其进行监禁,拒绝引渡。土耳其一夜之间从美国的北约盟友变为“敌人”,进而转投俄罗斯阵营。从叙利亚危机、伊核制裁再到斥资25亿美元从俄罗斯采购S-400型防空导弹系统,土耳其每向俄罗斯走近一步都刺激着美国的敏感神经,于是特朗普发动对土“经济战”便成了必然结果。

虽然埃尔多安急切想要拯救土耳其经济,但眼下摆在他面前的,一边是挥舞经济大棒且弹药充足的美国,一边是高声力挺却自身疲于应对制裁的俄罗斯,进退都是深渊。埃尔多安如何选择?这意味着土耳其未来将往何处去。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
四川,成都,蓉城,天 免费 霸道范情侣网名新年最 人民币汇率  需要  装修知 西虹市首富  西安